首页 > 拼音 >

声母

声母shēng mǔ

声母,是使用在韵母前面的辅音,跟韵母一齐构成的一个完整的音节。(其他汉藏语系语言也有类似的结构。)一般由辅音充当,即首辅音。

辅音的主要特点是发音时气流在口腔中要分别受到各种阻碍,因此可以说,声母发音的过程也就是气流受阻和克服阻碍的过程。声母通常响度较低、不可任意延长、而且不用于押韵。

汉语各大方言的声母数量不一。一般说来,吴语和湘语比较好地继承了中古汉语的三十六声母。各地湘语和吴语的声母常达到29-35个。闽语系统的声母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各地闽语的声母普遍都在15个左右波动。而以粤语和官话(包括普通话)为代表的晚期方言,声母数量一般在20个上下,普通话的声母即为21个。赣语和客家话的声母数量比粤语和官话略少。我们可以在今天的汉语方言中找到一个非常明显的规律,一种汉语方言的声母越少,则韵母往往越多,声母和韵母的数目呈现出互补关系。比如汕头话的韵母接近90个,它的声母就只有15个。若干中部吴语如义乌话的声母在30个左右,韵母就减少为不到40个。而部分湘语如祁阳话的声母多达35个,韵母就相应地缩减到27个。这种有趣的现象,体现了一种整齐的深层次规律与一种惊人的和谐之美。引起了语言学家极大的关注。此外,在汉藏语系的其他各大语言如藏语之中,也存在与此相似规律。这一规律分布的广泛性,说明了汉藏语系内部高度的同源关系。

声母表:b p m f d t n l g k h j q x zh ch sh r z c s (21个声母,加上y w是23个。)

现在的声母

1.y、w、yu分别为有韵头的零声母音节,韵头i、u、ü的改写,不应划入声母。

2.韵尾ng属于鼻辅音,但普通话发音系统中,此音不再作为首辅音,故不在普通话声母的范畴,但在一些方言中,可能以声母形式出现。

声母的分类

1.按发音部位分类(发音部位:发音时发音器官构成阻碍的部位)
①双唇音:b p m(3个)
②唇齿音:f(1个)
③舌尖前音:z c s(3个)
④舌尖中音:d t n l(4个)
⑤舌尖后音:zh ch sh r(4个)
⑥舌面音:j q x(3个)
⑦舌根音:ɡ k h(3个)

2.按发音方法分类(发音方法:发音时喉头,口腔和鼻腔节制气流的方式和状况),包括三个方面:

(1)阻碍方式
①塞音:b p d t ɡ k(6个)
②塞擦音:z c zh ch j q(6个)
③擦音:f h s sh r x(6个)
④鼻音:m n(2个)
⑤边音:l(1个)

(2)声带是否颤动
①清音(不颤动):b p f d ……(17个)
②浊音(颤动):m n l r (4个)

(3)气流的强弱
①送气音:p t k c ch q(6个)
②不送气音:b d ɡ z zh j(6个)

21个辅音声母总起来可以从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四个方面去描写,将这四个方面综合起来就形成各个声母的“名称”。其公式:名称=部位+气流+声带+阻碍方式
如:b 双唇不送气清塞音 p 双唇送气清塞音 m 双唇浊鼻音 f 唇齿清擦音

零声母

有些音节开头部分没有声母,只有一个韵母独立成为音节,如:爱ai、移yi、五wǔ、遇yu,但是它们在发音时音节开头部分往往带有一点轻微的摩擦成分。这种摩擦音一般可以用半元音来描写,表示这个音节也有一个类似声母的成分。但是摩擦的明显与否往往因人而异,而且也没有区别词义的作用,因此这种音节的声母语音学里称之为“零声母”。《汉语拼音方案》对零声母音节的拼写都有规定,凡是i、u、u 和i、u、u 开头的音节书写时要用y或w,如:移yi、五wǔ、遇yu,其他韵母独立成音节如与前一个音节连写时要用隔音符号分隔,如:超额chao’e。


HI,hanyupinyin

相关内容:

图文